©Lin赤煊★银光落刃duangduangduang | Powered by LOFTER

【双叶年上/01H】非典型性生日礼物(上)

*2017双叶年上36H企划传送门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这就是一篇画风清奇的脑洞x食用愉快w

“一叶之秋使出了大招伏龙翔天试图将大漠孤烟带走——漂亮!!一叶之秋力挽狂澜,一波带走了残血的大漠孤烟,将比赛局面成功扭转!……荣耀!本轮获胜的战队是——嘉世战队!”

场馆一瞬间沸腾了起来。由于是嘉世的主场,所以场馆里大多都是嘉世粉。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几乎快将场馆的天花板给掀开,有喊“叶秋”的,有喊“一叶之秋”的,还有的在给叶秋和嘉世疯狂打call。

坐在观众席上的叶秋也是十分地激动。在团队赛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就觉得叶修似乎状态不对,不过照着现在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欺骗对手的手段。天知道他刚才是有多紧张。叶秋看着自己手里变了形的矿泉水瓶啧啧感叹。他倒也不是担心叶修,只是单纯地不希望叶修输了比赛罢了。他轻叹一声起身望向选手席,看着嘉世的队员一个一个从里面走出,却丝毫未见叶修的影子。

怪了,叶修去了哪?

叶秋疑惑地想着,向坐在身边的另一个嘉世粉问道:“抱歉,请问你知道叶……秋在哪里吗?”说完,他还指了指正在往外走的嘉世的那些队员。

还好没把叶修的真名说出来。叶秋想。

“你不知道?”那位粉丝惊讶地问。

“知道什么?”叶秋懵。难道叶修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叶秋大神啊!他从来都没露过面,你不知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其实我才是是叶秋。叶秋在心里默默吐槽。

“噗。新粉吧。”那人噗嗤地笑出了声,调侃道,“要是露过面的话,我也就不用去论坛上看那些疑似叶神的照片咯。走了走了。”

“好,慢走。”

叶秋盯着选手席看了一会儿,见还是没有人走出便拿起自己的背包挂在肩上,走出了观众席。

大概叶修已经先从哪条秘密通道离开了吧。

就算已经临近夏天,H市的夜晚吹来的风依旧带有一丝凉意。叶秋全副武装地从萧山体育馆走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嘉世俱乐部,犹豫了一下走到大门口。

“麻烦将这个给叶秋,谢谢。”他对着保安说着,“就跟他说是一个粉丝给他的生日礼物。”

门卫室里的保安狐疑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一个要陷害叶秋的不良分子。保安接过盒子放在门卫室里的安检机里过了一下,确认并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后对叶秋点点头。“会给他的。”保安粗声粗气地说着。

“谢谢,麻烦了。”叶秋点头,朝着附近的西湖走去。

去逛逛西湖吧,好不容易来一次H市。

 
嘉世俱乐部内。

“话说,后天就是叶哥的生日了哎!”一位队员说着。

“是啊是啊,叶哥打算怎么过?”另一位队员问道。

“要不,跟今天的庆祝一块搞了得了?”叶修不紧不慢地抽了两口烟,“反正我对过生日什么的没有什么要求。”

“那怎么行?这个是二十岁生日吧?这么随便真的好?”

“就是就是。”

“既然叶秋队长这么说,那我们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咯。”作为副队长的吴雪峰打趣道。

“那也是。来来来,为叶哥干杯!”

“酒都没有,干啥杯?”叶修笑,晃了晃装着果汁的玻璃杯。几个玻璃杯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忽然有人来了一句。

“提前祝叶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其他人异口同声。

“来来来,都吃了啊,反正是经理请的,都别客气。”休息室里俨然成了一个休闲餐厅,各队员该吃吃该喝喝,好不乐乎。

 
叶秋在西湖边上慢慢地走着。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到现场去观看叶修的比赛。之前也就是听大学的舍友侃过几句类似于“哎你知道吗有一个和你同名的大神打《荣耀》打得特别好!哈哈你说他会不会就是你呢?”一般这种时候他都会低沉着嗓音回舍友一句“叶秋这种名字都烂大街了好吗,你看我玩过游戏吗?”一类的话,其实心里的活动多到不行。

呵呵,我当然知道了。那叶秋说白了就是一个混账,离家出走去打游戏了不说还冒用了他人的身份证至今,居然还没有被抓也算是厉害。叶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过到现在居然也不想着要回家……。叶秋心里愤愤不平。明明当初决定离家出走的是我啊!

就这样,不知不觉,一晃眼就是五年。

两天之后便是叶秋和叶修的又一个生日了。以前就算叶秋平日里再忙,过生日的那天也会抽一点时间买上一个小蛋糕在宿舍里一个人默默吃着。如果有人问起,他就会说自己嘴馋了之类的。

每次吃蛋糕的时候他就会想,又大了一岁了……今年叶修会不会回来?

结果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叶修倒是回来了,不过也就抢劫了一下他的身份证就跑路了。

那天他打开自己抽屉的时候几乎是懵逼的。

垃圾叶修!!!

当时他一气之下将叶修留的字条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过了几秒后再将字条拿起来抚平,放进了抽屉里。

在他还没有回来之前,就先留着吧。

晚风将叶秋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西湖的月色确实好看,不知道叶修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荷塘月色》这篇课文呢。

叶秋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想什么呢,醒醒,叶修他连初中都没上完就离家出走了。

月光如水一般照在西湖上,西湖里映着月亮的倒影。初夏的西湖已经有大片的荷叶在水面上浮动着,原本平静的湖水被风吹得泛起了波纹。叶秋慢慢地走着,时不时地踢着地面的小石子儿。

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叶修的,叶秋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份感情不知何时就变了质,在岁月中慢慢地堆积沉淀,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草丛里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向人们诉说着夏日的喧嚣,湖面上时不时地有不知名的鸟掠过。叶秋在西湖边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望着一对正手挽着手说笑着经过的情侣,满脸都是羡慕。

真好啊……要是能和叶修也这样就好了。叶秋仰起头,将视线移到了空中。不过叶修知道了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一个变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了,毕竟这五年他在外面过得怎么样自己近乎一无所知。

叶秋轻叹一口气。稀薄的云层不知何时将月亮遮挡住了一部分,叶秋看了一眼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慢悠悠地晃回了酒店就寝。

过了明天,给叶修一个惊喜吧。

 

叶修一大早便醒了,试图再次入睡无果,便洗漱完毕后叼了根烟在宿舍的走廊里不紧不慢地抽着。休息日早晨的走廊里往往是空荡荡的,再加上昨晚一群人在休息室里闹腾到很晚,这时候多半都是在睡觉的。那些没有睡的大概也是半睡不醒地抱着手机在刷着朋友圈之类的东西。叶修慢慢地踱到同样也是空荡荡的食堂,在进食堂门口找了个垃圾桶掐了烟,点了份他常吃的豆浆包子和油条再随意地要了一份电竞报就随意地找了个坐下开始进食。

叶修一边小口地喝着刚刚出炉还是热腾腾的甜豆浆,一边翻阅着电竞报。报纸上用了大块的篇幅描写了昨天嘉世对战霸图的比赛,从叶秋团队赛刚开始的状态不佳写到末段一叶之秋一个爆发一波带走大漠孤烟,将比赛扭转得神乎其神。报纸上还夹杂着记者的各种脑补和对嘉世战术的猜想,叶修嗤笑一声放下报纸,拿起了包子就开始啃。

虽说那记者写得不错,但是荣耀的水平终究是差了点。叶修在心里做出评价。当叶修嚼完最后一口油条咽下最后一口豆浆后,有人找了上来。

“那个,叶队。”保安大叔冲着叶秋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的一个包装地很好的盒子递给了他,“据说是一个粉丝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哦?”叶秋挑眉。一般来说,粉丝的礼物一般都是等到五月二十九号当天才送到的,单单是去年,门卫室就差点被各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份不像是快递过来也不是当天到达的生日礼物成功地引起了叶修的好奇。“那人长得什么样?”

“不知道,那人神经兮兮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切,连送个礼物都要扮神秘,真搞不懂现在的粉丝。”保安大叔不屑。

“噗……好,谢谢大叔了。”叶修起身,将餐盘里的垃圾倒进了垃圾桶,单手托着不大的礼物盒就回了房间。

叶修推了门后就将礼物盒搁在了在桌子上,翻来覆去地将礼物盒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印着不算太让人眼花的图案的礼物包装纸看起来清纯又不造作,简约的包装风格再加上礼盒左上角的一朵扎好的贴在上面的装饰用的丝带礼花,让整个礼物在包装上看起来略显……幼稚。

这包装的风格……啧。真像某个人。

叶修翻到礼物盒的底端,在尽量不破坏整张包装纸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地撕开了贴在了底端的透明胶。他从包装纸里抱出了一个盒子,端详了一下对于刚才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现在就是证实猜测的时间咯。”叶修自言自语,依旧小心地将盒子打开。

盒子中为数不多的东西在叶修打开的时候就尽数收入叶修的眼底。他从盒子中拿出了一张看上去是自制的贺卡,然后笑了,笑得轻柔。

白色的卡纸的边缘上装点着一些手绘的小图案,正中间只写了四个大字:

“生日快乐”。

没有署名。

TBC.


*非典型性生日礼物(下)

评论(11)
热度(130)

简介较长,点开进行查看。

叫赤煊就好啦!
自家cp儿世界第一好!

子博:Lin予诺

全职/HP/开宝/sl/双生灵探/基泳部/独占我的英雄/灵契/凹凸
每天给瀚文打call100/1
开学长弧,不定期更新。
起飞。
双叶大部分是无差,真要说的话就是年上,umm。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