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赤煊★银光落刃duangduangduang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主席五点半搞事计划

*校园paro

*1篇生贺

*喻文州,生日快乐!!!!!!!!!!!!!!!!!!!!

【相信我,上面的感叹号是生日蜡烛xx】


正文走起↓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伸手按掉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闹钟,在心里庆幸还好宿舍里没有其他的人。和他同宿舍的喻文州这个点肯定已经出去好一会儿了。他们选修的课不太一样,所以对于错开时间这种事黄少天还是很有把握的。

 

黄少天滑开手机确认了今天的日期。2月10日,手机上的日历清清楚楚的显示着,在提醒事项上被黄少天加了一大段的话,大意就是该如何如何实施他的“主席生日计划”。提醒事项被文字塞得满满当当,而这对黄少天来说,这只是一个大纲。在备忘录里还有大段文字详尽地阐述着完整的计划,尽管对方对“过生日”这种事并不上心,甚至每年生日都当是普通的一天来过。大段的文字对黄少天来说是家常便饭,对于一个选了语文系的人来说,这种字数的文字表达已经习以为常了。

 

黄少天扫了一遍前几个项目后将手机待机放入口袋里,心情颇好地下床进行洗漱。当他哼着小曲儿在食堂打完早餐的时候,回头一瞥便看见了正打算离开食堂的郑轩。

“郑轩!过来一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黄少天扯着嗓子喊道,正在高速冲向食堂大门的郑轩只好停了下来。“压力山大……”郑轩小声嘀咕道,转身走到黄少天身边,“黄少怎么了?”

唉,溜出食堂的机会没把握住。郑轩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黄少天旁边的座位上坐下。对方看起来心情特别好。郑轩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黄少天说话,在心里得出如此的结论。早知道就该叫宋晓他们来的……压力山大啊……

“所以说郑轩你觉得我这计划怎么样?”黄少天终于结束了他的大段演讲。“呃?啊?挺好挺好。”郑轩回过神来。兴致当头的黄少天,果然还是避开比较好吧……

“切,就知道你没听。”黄少天白了郑轩一眼,换来对方一个“压力山大”的眼神。“算啦算啦。那么,下午下课后通知主席五点半到西楼的706教室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啊。”

“啊?哦,好。”郑轩点了点头,“那么我能走了吗?宋晓景熙他们还在等着他们的早餐。”郑轩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等等,顺便通知一下午休的时候让宋晓他们和我去那间教室。”黄少天摆了摆手,“好了,去吧。”

 

待郑轩走后,黄少天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拿着手机,在备忘录上圈点起来。“任务一,完成。”黄少天自言自语道,“接下来就是通知叶修王杰希张佳乐和周泽楷……不对,是江波涛他们了。唉,谁叫我这个副主席是策划人呢。”黄少天迅速地将他的包子和豆浆解决完,一路小跑到操场上堵住了正在进行晨练的化学系F4——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和林敬言四人。

“那什么张佳乐你们几个能不能帮个忙在实验室里弄点晶体?像什么硫酸铜之类的……最好做成心形。……”

“黄少。”张佳乐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你要这个做什么?”

“显而易见。”林敬言推了推眼镜。

“今天就要用吗?”张新杰问道。

“对。”黄少天点了点头,尽量无视张新杰身后的纪检委员的黑恶势力。天知道为什么他一见到韩文清就想递上钱包啊……黄少天默默腹诽。

“做这个的话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我们上午有课所以只能下午做了。不过成功率很低,这种加急做的成形的概率都挺低的。”张新杰说。

“没事,我晚上才用。对了,最好用硫酸铜!颜色比较好看。”黄少天点点头,“谢谢你们啊!”

“没事,黄少你记得请我们吃饭就行。”张佳乐手臂往黄少天脖子上一勾。

“没问题没问题。”黄少天把张佳乐的手推开,“那我先走了啊,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对了,下午五点到西楼706教室一趟呗。张佳乐,顺便叫上大孙一起来啊。”

“好。”

 

“任务二,完成。”黄少天走在校园的小道上。虽然这是一所位于G市的重点大学,但是季节却是春夏秋冬随机播放。这不,又来了一波冷空气,让这年冬天都没入成的G市成功地入了几天冬。

“冷死了怎么这么冷……完了。”黄少天看了一眼时间后飞奔回宿舍,捞起书包就跑。

当他从历史学的教室里走出的时候,早已是两个小时后。其实黄少天挺后悔选这个老师的课的,听这个老师讲课简直是昏昏欲睡生不如死,而且还没有发言这种环节。搞得黄少天火大,但又不想缺勤,所以每次上课的时候黄少天都会神游到天际。这次也是一如既往,只不过神游改为了对“主席生日计划”的增删减改。

从充满二氧化碳的教室里走出,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鬼知道为什么这老师上课不开窗的啊。黄少天小小地吐了个槽。

 

手表的指针慢慢地移到了下午四点。此时距离实施五点半的计划——被他的某个天才小学弟称之为“主席五点半搞事计划”——的活动还有一个半小时。整个下午他都在忙活这个计划,包括通知植物系的王杰希,计算机系的叶修,物理系的周泽楷江波涛等若干人在五点的时候到指定的教室进行“埋伏”,还有就是托与叶修同系的苏沐橙帮忙买订一个生日蛋糕以及订外卖等事情。

“呼。来来来,郑轩景熙宋晓瀚文李远你们辛苦了啊。先休息一会儿吧。”黄少天说着,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黄少,别告诉我你这个计划只是一个party那么简单。”卢瀚文说道。

“当然不可能。以黄少那出了名的机会主义来看,这个计划就是一完完整整的搞事计划啊。”李远说着,“小卢,别被黄少那清纯的外表给欺骗了啊。”

“这么简单是事情我还是会分辨的!”卢瀚文说。

“就知道瀚文最聪明了。”徐景熙说道,“瀚文,一会儿记得保护一下眼睛。”

“为什么啊……?”卢瀚文一脸疑惑。

“没为什么。瀚文,一会儿我会捂住你的眼睛的。”郑轩严肃地点头。

 

 

五点半。喻文州疑惑地站在706教室的门口。教师的门虚掩着,从门上的窗朝内看去,里面一片漆黑。西楼的采光一向不太好,所以这里的空教室特别多。总有些学生会来这里举办些派对什么的。

等等,派对?

想到这里的喻文州勾起嘴角,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突然不知从何处蹿出一个人,将喻文州的眼睛捂得严严实实的。

“少天?”喻文州开口唤道,此时眼前开始有了亮光。身后的人将手移开了,继而给了喻文州一个大大的拥抱。

“主席,生日快乐!”

屋里的人异口同声地喊道,喻文州这才看清了屋内的情景。与他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站在教室的四周,中间的桌子上方拉着一个一条巨大的、写着“喻文州,生日快乐”的横幅。桌上摆着一个大蛋糕和一大堆外卖的食物,四周还飘着气球啊什么的。他的副主席正站在他的身后,紧紧地拥抱着他。

“文州生日快乐!”激动的黄少天语速很快,声音也很尖,但喻文州还是听清了他说的话。

“嗯,谢谢在座的各位,也谢谢少天。”喻文州笑,脸上的幸福和满足显而易见,“那么,还不赶紧开吃?”

“是!的!主!席!”

 

“喻文州,生日快乐啊。”正当大家吃饱喝足玩够的当儿,黄少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礼物盒递给了喻文州。

“咦,给我的么?”喻文州接过盒子,“谢谢少天啦。”

“主席快打开看看吧。”叶修在一旁瞎起着哄。

“不了。”喻文州笑着拒绝了叶修的话。盒子里是什么,他从周围人的眼里的情绪中已经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他决定,等到回了宿舍,再去证实他的想法。

“噫……”“唉……”周围的叹息声此起彼伏。这些人除了周泽楷以外,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对于没有看到他们期待的年度大戏,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散了散了。”黄少天说着,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沮丧。

 

清理完教室,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走回宿舍。一路上黄少天少见地话少,一直走在一旁默不作声。

“主席,那个……”

“嘘。”喻文州将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推开了宿舍门走了进去。

“主席主席……?”

“首先,谢谢少天给我庆祝生日。”喻文州开口说道,“今天我很开心。”

“应该的应该的。”黄少天点了点头。

“那么,我要开礼物盒了喔。”喻文州笑道。

“那主席你先开着,我去洗个澡哈……现在也不早了。”黄少天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可我想当着少天的面打开呢。”喻文州轻声说。

喻文州的话对于黄少天来说似是有魔力一般。黄少天倚在墙上,看着喻文州的动作。

“嗯,很好看。谢谢少天。”

“那,主席……?”

“叫文州。”喻文州将曲肘将黄少天压在墙上。

“那,文州有什么事么?”

“当然。一件大事,想拜托少天一下呢。”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什么事啊……唔!”

一吻完毕,喻文州起身看着黄少天,脸上带着往日的清浅笑意,而眼眸里却透出黄少天只有在处理文件的时候才能看到的严肃与认真。

“黄少天。”

“我喜欢你。”

“我们,在一起吧。”



END.


评论
热度(20)

简介较长,点开进行查看。

叫赤煊就好啦!
自家cp儿世界第一好!

子博:Lin予诺

全职/HP/开宝/sl/双生灵探/基泳部/独占我的英雄/灵契/凹凸
每天给瀚文打call100/1
开学长弧,不定期更新。
起飞。
双叶大部分是无差,真要说的话就是年上,umm。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人罢了。